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笑熬糨糊

别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不见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大历任校长雷人事1(京师大学堂时期)  

2012-01-13 12:17:12|  分类: 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

清朝京师大学堂时期历任校长(共九任)

【正史闲话】北大历任校长雷人事(1—10) - 土老两程越 - 土老两程越
      第一任校长——孙家鼐(音nài )(任期1898年7月——1900年春)
 
      孙家鼐(1827―1909),字燮臣,安徽寿州(今寿县)人,咸丰期间状元,与翁同龢同为光绪帝师,累迁内阁学士,擢工部侍郎,署工部、刑部、户部尚书。1898年为京师大学堂第一任管学大臣,被聘为总教习。

雷人事

1894年,中日甲午战争爆发。孙家鼐强烈反对为朝鲜的宗主权与日本开战,和李鸿章中国不可能打败日本的见解不谋而合,从而与主战派、光绪的另一位师傅翁同龢对立。这两位皇帝的师傅对德宗皇帝都能产生巨大的影响,然而翁同龢凭借口才与其拥有众多门生、故旧占了上风。  

 

【正史闲话】北大历任校长雷人事(1—10) - 土老两程越 - 土老两程越

第二任校长——许景澄(任期1900年春——1900年8月)

许景澄(1845—1900)字竹筼(yún),一作竹筠。浙江嘉兴人,晚清政治家、外交家。同治七年进士。历任驻法、德、意、菏、奥、比六国公使。同治二十四年(1885年)九月,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兼礼部左恃郎,改吏部,又充京师大学堂总教习,管学大臣。

雷人事

1900年,爆发了义和团运动,当时清政府利用义和团力量,并派出官兵同时攻打外国使馆,对外宣战。许景澄极力反对。他上书慈禧太后说:“攻杀使臣,中外皆无成案”。慈禧太后大为震怒,许景澄被慈禧定为“任意妄奏,语多离间”的罪名,于同年(1900年)7月28日在北京被处死,时年55岁。相传许景澄被判时,还惦记着京师大学堂的经费,把存在俄国银行的四十万两办学经费银子的存折取出,交给当局,嘱咐防止外国人赖账。

 

【正史闲话】北大历任校长雷人事(1—10) - 土老两程越 - 土老两程越

第三任校长——张百熙(任期1902年1月——1904年1月)

张百熙 (1847—1907)字埜秋,一作冶秋,号潜斋。湖南长沙人。清末大臣,著名教育家。同治十三年(1874年)进士,改翰林院庶吉士。1898年,任内阁学士,主管京师大学堂事务。1902年1月10日,张百熙被任命为管学大臣,负责制定大学堂章程。1902年1月——1904年1月担任过北京大学的校长。张百熙最为突出的是对近代教育的卓越贡献,是名符其实的近代教育改革的先驱者。

雷人事

张百熙于1898年戊戌变法前就以经济特科荐康有为,认为康有为有非凡卓越的政治才干,必须予以重用。戊戌变法失败后,张百熙因为曾举荐康有为而获罪,被革职留任。

 

【正史闲话】北大历任校长雷人事(1—10) - 土老两程越 - 土老两程越

第四任校长——张亨嘉(任期1904年1 月——1906年2月)

张亨嘉 (1847—1911),字燮钧,号铁君,侯官 今福州市人。光绪九年癸未科2甲62名进士。光绪二十七年,出督浙江学政。旋回京,仍在南书房行走,并充京师大学堂总监督,补授光禄寺卿,迁都察院左副都御史,升授兵部右侍郎,调补礼部左侍郎,充玉牒馆副总裁、经筵讲官。1898年筹设的京师大学堂,为当时全国新型最高学府,八国联军侵华后停办。1902年正式恢复,清廷命张百熙为管学大臣。1904年1月,朝廷批准《奏定大学堂章程》,改管学大臣为总理学务大臣,以统辖全国学务。2月6日,孙家鼐受任首任学务大臣;另设大学堂总监督一职,专管京师大学堂事务,张亨嘉由大理寺少卿、原浙江学政被任命为总监督。

 雷人事

 第一雷——张享嘉任京师大学堂校长那天,发表了堪称史上最短的就职演说,只有14个字——“诸生听训:诸生为国求学,努力自爱。”

第二雷——1905年5月28日至29日,京师大学堂举办北大历史上的第一次全校运动会,竞赛项目有20个之多,张亨嘉作《大学堂召开第一次运动会敬告来宾》文,提出:“盖学堂教育之宗旨,必以造就人才为指归,而造就人才之方,必兼德育、体育而后为完备。”“乃知非重体育不足以挽积弱而图自存。”“今日特开运动大会,亦不外公表此宗旨以树中国学界风声而化。”他亲手开创了京师大学堂的优良学风,为该学堂以后成为闻名于世的“北京大学”,贡献良多。

 

【正史闲话】北大历任校长雷人事(1—10) - 土老两程越 - 土老两程越

第五任校长——李家驹(任期1906年3月——1907年8月)

李家驹(1871-1938),字柳溪,号昂若,广州驻防汉军正黄旗人,光绪二十年(1894)与三水梁士诒、新会陈昭常同榜进士。光绪二十四年(1898)任新开办的京师大学堂提调,与李盛铎等一起赴日本考察学务。二十九年年任湖北学政,三十年调东三省学政,三十二年(1906)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。

雷人事

在京师大学堂任上,李家驹干了一件前无古人、恐怕也后无来者的事,为北京大学校史添上光彩的一笔。在他上任以前,张享嘉曾在外籍教师倡议下搞过第一届运动会,但无论参加人数、观众人数还是影响力都乏善可陈。李家驹上任,担任第二届运动会的“会长”,亲力亲为,让中国人担任裁判,首次组织女生参加比赛,轰动一时,观众人数超过万人。比赛的前两天,李校长穿戴官袍,招待来宾。到了最后一天教职员工比赛,只见他急急忙忙来到操场,脱下袍褂,穿着短衣短裤,站到300码起跑线上。发令枪响,李校长健步如飞,在全场一万多人的助威声中,第三个冲过终点。比赛结束,他得意地对旁边的人说:“老夫聊发少年狂吧!”李家驹这一“反传统”的举动,得到当时开明报章的大力揄扬,也带动了中国学校体育运动的发展。李家驹自称“老夫”,其实并不老,这一年只不过30多岁。

 

【正史闲话】北大历任校长雷人事(1—10) - 土老两程越 - 土老两程越

第六任校长——朱益藩(任期1907年8月 ----- 1908年1月)

朱益藩(1861年7月1日—1937年3月10日)字艾卿,号定园,江西省莲花县花塘村人,朱熹后裔。1907年(光绪三十三年)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、南书房行走;1907年12月25日调宗人府府丞;1908年(光绪三十四年)派充廷试赴日、赴欧游学毕业生监考官及阅卷大臣;1909年(宣统元年)钦命为廷试游学生阅卷大臣;1911年(宣统三年)授副都御史,后授毓庆宫授读,毓庆宫行走、少保、太保、赏紫禁城骑马、乘坐二人暖轿、诰授光禄大夫、赐谥“文诚”。是“中国最后一位皇帝的师傅”即末代帝师。还是江西历史上出任全国最高学府京师大学堂(北京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前身)总监督的第一人。

雷人事

第一雷——虽为清朝遗老却抵制张勋复辟。1917年张勋在北京宴请朱益藩,图谋一同举事。朱益藩劝张勋,形式非比昔日,大小军阀虎视眈眈,正要准备互相残杀,把溥仪抬出未必收拾得了局面,靠那三五万辫子兵,根本坐不住。张勋复辟后,给“皇上”请安谢恩的人堆儿里也没有两代宗师朱益藩的影子。朱老先生此举不是表明他对清室不忠,也不是说他是个封建制度的背叛者,只能说明他能权衡利弊,顺应民心,是他的民本思想起了作用。

第二雷——一九二四年溥仪被冯玉祥赶出故宫,由朱益藩为其管理“清室北京办事处”,仍负有为溥仪谋划之责。“九一八事变”后,朱益藩“但主拒,不主迎”,态度鲜明;溥仪出关,他不但不随行,而且至死没去过长春。

 

【正史闲话】北大历任校长雷人事(1—10) - 土老两程越 - 土老两程越

第七任校长——刘廷琛(任期1908年1月-----1911年12月)

刘廷琛(1867——1932),江西德化人(今九江市),字幼云,号潜楼。光绪二十年(1894年)甲午进士。曾任翰林院编修,1906年任陕西提学使,后任学部右参议,京师大学总监督(北大校长),学部副大臣等职,曾于宣统元年向溥仪进讲。辛亥革命后,热衷于参与策划复辟清王朝的活动,张勋复辟时,刘廷琛被任命为内阁议政大臣,张失败后,刘廷琛隐居青岛,以书画自娱。为当时岛上三翰林之一。1932年7月5日,刘廷琛病逝于青岛。 

雷人事

 刘廷琛以书法漂亮而闻名,但写过之后,他从来不收钱,只要求在歌女的陪伴下,好好吃一顿。甚至到眼睛快瞎了的时候,他还在条幅上书写了自己的长篇诗词。有不少人冒用他的名字,为自己拙劣的作品寻找市场,可当听说这样的事情时,他从来不生气,只是付之一笑说,“那些知道我的人不会受骗,其他的人不值一提。”日本人提出了掠夺中国最后自由的“二十一条”,刘廷琛泪流满面,像孩子一样哭泣着:“事情变成这样,全是我们的错。没有人让我们去保卫自己的王朝,现在我真不想活了。生命已经一文不值了。”天黑之后,他比以往更甚地狂饮。房间里回荡着他的狂笑声,直到最后一支蜡烛熄灭,醉醺醺的客人们蹒跚着走上回家的路。

 

【正史闲话】北大历任校长雷人事(1—10) - 土老两程越 - 土老两程越

第八任校长——柯劭忞(mǐn)(任期1910年12月——1911年12月)

柯劭忞(1848年-1933年),字凤孙,山东胶县人。清光绪进士。民国初年国学家、史学家。曾任辅仁大学(北京)董事会董事。1910年9月至1911年11月署理京师大学堂总监督。

雷人事

柯劭忞自幼丧父,由母亲李长霞教抚养长大。柯劭忞博览群书且过目不忘为第一雷;中华民国成立以后,柯劭忞感念前朝恩泽,以逊清遗老自居为第二雷;柯劭忞独力撰著《新元史》并由徐世昌明下令列入正史——为第二十五史,此为第三雷。

 

【正史闲话】北大历任校长雷人事(1—10) - 土老两程越 - 土老两程越

第九任校长——劳乃宣(任期1911年12月——1912年2月)

劳乃宣(1843年-1921年),字季瑄,号玉初,别署矩斋,晚号韧叟,原籍浙江桐乡,生于直隶广平(今河北永年)。清末官员,学者。同治十年(1871年)进士。对义和团甚为反感,主张加以镇压。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劳乃宣升四品京堂,任宪政编查馆参议。宣统三年(1911年)11月,任京师大学堂(北京大学前身)总监督,兼署学部副大臣及代理大臣。他还曾任资政院议员。劳乃宣是著名的等韵学家,曾出版的《等韵一得》一书。他也曾参与清末的切音字运动(即拼音文字运动),依王照的“官话合声字母”增订成“合声简字”,除了《京音谱》(北京话)外,还有《宁音谱》(南京话)、《吴音谱》(苏州话)和《闽广音谱》(广州话)等方言切音字。

雷人事

第一雷——劳乃宣坚持以封建三纲五常为修订法律的根本原则。他认为,中国是“农桑之国”,产生家族宗法伦理,“人人亲其亲,长其长”则天下太平,由此产生家族主义的“家法”。他向宪政编查馆上《修正刑律草案说帖》,提出要把千名犯义、犯罪存留养亲、亲属相奸、亲属相盗、亲属相殴等“旧律有关伦常诸条逐条一修入新刑律正文”。

第二雷——张勋复辟讨逆军即将攻入京城,张勋任命的伪官个个四处逃散,唯独法部尚书劳乃宣誓死不去:“如今之计,唯有抱定一个主义,生是法部的官,死是法部的鬼。我现在就在大堂之上,悬挂一条巨大索,若是叛军入城,我就在这里悬梁自尽,效忠皇上。”但张勋复辟于1917年,劳乃宣终老却在1921年,可能是要自尽时被人救了吧。

第三雷——民国初年,顽固的劳乃宣发誓不做民国的官,对现代法律一无所知。为防止别人讥笑他不知法律为何物,劳乃宣从琉璃厂买了一部《大清律例》,从早到晚,每日捧读:“大清帝国当然该用大清律例,什么新法律,我不要看!”劳乃宣的顽固与滑稽可见一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